欢迎来到组培网

服务热线:400-6968-123

组培网公众号:
当前位置: 首页> 国际贸易

云南花企推行出口许可证的情况及分析

时间:2010-10-7 浏览数:2769
            今年,由国际康乃馨育种商及其种苗代理商牵头,在日本市场推行了针对出口商的出口许可证制度(EAC)今年5月,该制度在一些企业的响应之下进入云南。至此,云南产的芭芭拉、皇太子、马斯特等康乃馨切花出口日本,被要求贴出口许可证书标识。

    产生的缘由

      属于云南三大鲜切花之一的康乃馨,2004年全省的种植面积增长至了1.78万亩,占鲜切花种植面积的19.1%,产量12.87亿枝,产值1.67亿元,在玫瑰、康乃馨、百合三大切花中排列第二。康乃馨种植面积的增加,使得其种苗生产量也随之增加,出现了全国康乃馨生产中心和销售集中地向云南转移的趋势。今年,云南康乃馨市场开始从无序走向有序,种苗繁育开始规范,但非法繁育种苗的现象仍然存在。于是,针对在花卉国际贸易中越来越严重的品种权矛盾问题,国际花卉行业自发制定了一种保护品种和品种权的措施,即实施简称为EAC(Export  Approve  Certificate)的切花出口许可证制度。荷兰Hilverda公司、法国的巴伯特布兰卡公司(Barberet & Blanc SA)等5家国际康乃馨育种商签署同盟协议,并与其种苗代理商联手共同推广此项制度。育种商选择了便于操作的手段,从康乃馨切花出口商入手,与日本有关方面达成协议,率先在日本市场推行。与此同时,日本麒麟和四家国际种苗供应商要求中国康乃馨切花出口商使用出口许可证标识,欲以此来限制一些种苗生产商和种植者的非法行为。

    对产业的影响出口许可证制度的推行意味着,今后云南生产的大红芭芭拉、白芭芭拉、芭芭拉、玫瑰芭芭拉、浅粉芭芭拉、朝霞、斯佳丽利王后、雅尼、皇太子以及马斯特等几个康乃馨品种,其切花出口日本时要贴出口许可标识,按目前人民币对日元的汇率,每枝花的标识费用大约为0.07元。这也表明,如果出口商出口上述康乃馨切花到日本市场,则每枝花的出口成本就增加了增加0.07元;如果出口企业未贴标识,按照此制度的规定就要承担被罚款的风险。据了解,此向制度目前还处于试行和磨合阶段,出口日本的康乃馨切花大多没有贴出口许可标识。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一是目标市场的客户没有要求贴出口许可标识,二是今年日本康乃馨市场不景气。另据了解,今年云南产的康乃馨在日本市场卖不到好价且贸易成本增加,很多企业已经退出该市场。5月份,云南云花联合运销股份有限公司出口日本的康乃馨约五六十万枝,6月份大幅减少,只有几十万枝,与去年同期相比出口量下降了20~30%。该公司副总经理李君说,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有市场的原因也有贸易成本增加(出口许可证标识费)的原因。

      日本麒麟农业生物昆明分公司总经理李文庚说,此项制度的推行促使康乃馨生产商去购买并繁殖合法的康乃馨,同时也确保了康乃馨种植者有优良的康乃馨种苗及生产出高品质切花产品。云南英茂花卉产业有限公司刘纯青说,目前出口许可证标识由种苗代理商负责销售,种植者要从代理商处购买种苗才能获得出口标识的购买权,此制度的推行使得“盗版”种苗在国际市场上失去了立足之地。这样,不但保护了花卉知识产权不受侵害,而且也给自觉遵守游戏规则的企业一个公平,进一步提高了企业的信誉和形象。

     另外,大家也认为,目前出口许可证的推行对种植者虽没有直接的影响,但随着产业的发展和市场的进一步规范,种植者使用合法种苗生产切花将成为一个必然的趋势。购买高价的合法种苗是增加生产成本,但种植者只有生产出优质的切花产品,同时具备出口“通行证”,才能更有效地扩大鲜切花在国际市场的份额,实现利润最大化,为自己创造更多的经济效益。

    部分企业积极应对EAC的推行引起了行业人士的重视和反响,并积极商讨应对的办法和措施。早在今年5月5日,当云南的企业得知中国出口到日本市场的康乃馨切花要贴“出口许可证”消息后,云南5大康乃馨种苗生产商和进口代理商就在云南省农科院举行了一次闭门会议,商讨如何应对出口许可证制度。与会代表们达成了初步意见,准备成立康乃馨行业协会,以达到行业自律的目的。日前,发起人李文庚告诉笔者,此项工作目前正在酝酿之中,年底将会拿出一个详细的方案。

      刘纯青建议,云南花卉行业可以自己管自己,不必“老外”来管,这个钱不应该让别人来赚。他还建议,云南省花产联等单位应发挥自身作用,鼓励和支持正规的康乃馨种苗繁殖企业,采取相应措施惩罚和引导非法育苗人,让他们去遵守法规;另外,企业则可采用交纳保证金等方式,规范自己的行为。刘还说:“今后我们如果发现有人非法繁殖英茂公司的种苗,作为代销商的我们虽然没有起诉权,但我们将会把情况报告给育种人,让他们委托我们处理,同时还将向我们的行业管理部门进行述求。”

     针对非法繁殖具有知识产权康乃馨种苗的现象,云南省农科院花卉研究所所长熊丽也表示,他们将会结合国外通常的做法,保护品种权不受侵犯。跃龙花卉生产合作社负责人张跃龙说,EAC并没有增加我的生产成本,但为了提升合作社今后抵抗市场风险的能力,提高“跃龙”康乃馨在国际市场中的竞争力,他将一如既往地购买经过授权的优质康乃馨种苗,并不断引进和使用新优品种。普遍推行还有待时日。

      事实上,为应对EAC,很多企业已作好了有利于自己发展的诸多措施和办法,这些企业中,一些人表现出积极的态度,但也有一些人认为,EAC的推行属于企业行为,说白了是国际育种商从分散的种植者的角度无法下手,且操作难度大,所以把手转向了出口商。这一举措却让出口商不满,说这钱花得不合理。当然,如果市场好,那倒也无妨;如果市场差、鲜花烂价,那谁愿意去出钱去贴出口许可证标识?因此,在目前云南乃至中国的这种市场状况之下,要真正把出口许可证制度进行下去,还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

在线
客服

客服
热线

400-6968-123
7*24小时客服服务热线

关注
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顶部